联系电话:400-123-4567
联系我们

传真:+86-123-4567

联系电话:400-123-4567

地址:山东省临沂市莒南县坊前镇相邸镇人民政府旁

公司新闻

当前位置:亚游会 > 新闻资讯 > 公司新闻 >

《铜陵地域文化拾遗》之犁耙桥

作者:秦云 来源:中新网 发布时间:2018-09-06 19:25

说到桥,无人不知无人不晓。桥,就是架在水上(或空中)便于通行的建筑物。而钟仓是地名,是古代钟氏家族世代居住的村庄。犁耙桥是一座桥名,表面上看,二者毫无关联,实际上都与钟氏家族紧密联系在一起。

1

笔者儿时常听大人们说,到钟仓、到犁耙桥去玩,却对这两个地方毫无知晓,只是留在了记忆中。

2014年4月29日,天井湖社区组织老党员、居民代表去参观美丽乡村建设,我们来到胥坝乡群心村、西联乡钱湾村、犁桥村。那平整的水泥路通到每个行政村,马路两边成行的绿树散发着阵阵的清香;蜂蝶起舞,麦浪滚滚。不时有摩托穿梭而过;排列整齐的徽式、现代格调的居民楼映入我们的眼帘。

参观了渡江第一船、钱湾红色纪念馆、犁桥村农耕文明成列馆,无不为之惊叹:这哪是农村,这就是我们心中向往的生活乐园。就在大家参观过程中,我在犁桥村走访打听犁耙桥的历史。

2

犁桥村中有一条小溪,小溪上架设了一道桥,旁边立了一块铜陵县交通局撰写的碑记:“颖川堂钟村石拱桥简介:清康熙年间(一七零二年),颖川堂钟村人举全族之力,于七里埂长渠中段(村东)架起一座石拱桥,铺设昆山彩色麻石连接村庄进出路,‘石桥钟村’由此得名。民国十一年,颖川堂钟村族人自发捐资银元千余块,对石拱桥进行了修复。二0一三年五月,铜陵县交通局在未改变石拱桥下面原始石拱情况下,再次对该桥进行了加固修复,使古老的石拱桥又恢复了往日风貌,焕发了新春”。

在村中遇到一位中年男子,我向他打听犁耙桥的来历,他热情地告诉我:“我们年轻人不知道,村里一位86岁的钟老爹知道。”经过几个来回,终于找到了这位老人,由于时间关系,他向我作了简单的介绍。

3

桥和水是紧密相连的。远古的中国,除了山就是水,因此,关于洪水的神话都起源于河流域,最早的人类文明出现于六千年前,我国的黄河、长江流域的中华文明统称为“东方文明”。“整部华夏民族的历史,就是一部抗洪抗旱和反复修建宏伟水利工程的历史”。它也是一部“抗击外族入侵的英雄史诗”。“华夏民族就是从黄河中下游的山西南部(尧、舜之时)以及河南中部地区(夏之时),逐步向黄河全流域和整个长江流域扩展的”。

我们都知道大禹是治水高手,在中国古代,远古蛮荒时代的河流域地区,只有治得了水的人,才能当“圣人”,因此,中国最早的皇帝就是夏禹,他把华夏大地划分九五天下,以九州为线,从地理因素出发,依山之势,大规模地治理水患。吴稼祥先生在《“九州五服”天下体制》一文中指出:“治水成功之后,大禹还用圈点的笔,画了‘万邦’(也称为‘九族’、‘百姓’)。所谓‘万邦’指的就是众多的域池和各民族的人口。帝禹为各个部属安排定居点,分配土地和姓氏,让不同地理环境条件下的百姓,从事不同的经济活动,即使是低洼湿热地区,也教会人们播种水稻。粮食不足的地方,从有余粮的地方获得了救济,实在不行,就迁徙”。华厦儿女通过四千多年奋战,制服了洪水,创造了辉煌的华夏文明。

4

铜陵也是一样,据钟老爹介绍,他们钟氏家族的祖先移居铜陵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,定居地点(铜陵人叫石会山)。不是犁桥村,而是石佛山,因那里有佛。

据明·嘉靖《铜陵县志》卷一·地理篇载:“石佛山,在县东北三十里白马耆,有神东平王附童姓者,立庙于此,凿基得石佛,因以名山,其佛犹存,其神显应”。钟氏宗族,世代繁衍,人丁兴旺。代代相传,战天斗地,垒土成堤,阻水造田,垦荒耕植。在远古的铜陵,陈、赵、曹、王、汪、刘、李、姚、阮、查、钱、郜、黄……等族先民也同钟氏家一样,战天斗水,筑圩垦荒,开辟生存环境,寻求生存条件,共筑圩17个。

万历《铜陵县志》提要中有如下记载:“尤其是‘嘉靖三十七年(1558年),倭犯东南,水兵调猺洞诸军,舟经邑治,大肆杀掠,江表骚然’的记载,为我们记述了铜陵地区最早受到倭寇和官兵侵扰的史实”。“志中附有‘铜陵县总圩图’、‘仁丰四圩图’,为我们留下了明代铜陵人民围湖造田的史料”。到万历年间,圩数增加到59圩。到清乾年间,圩数增加到82圩。据清·乾隆《铜陵县志》卷之四·田赋载:“铜赋大半属圩,而仁丰三圩又居圩之半,形如仰釜,力田者相厥原隰,时加浚筑,泉流既清,蓄泄有法,逢年可几丰稔……

顺治丙戍春,知县蒋应仔躬巡圩岸,见仁丰下圩,自北横塘之都埂,允为保固三圩扼要,即命圩总加筑坚厚,今知县刘曰义率耆民钟仕亨重筑斗门,加培旧埂,又严禁丁家(州)[洲]坝埂,照前卷案,不许擅开消桑土,绸缪保邦,惠民急务也”。这充分说明,铜陵的历史,就是人民抗洪抗旱和兴修水利工程的历史,也是抗击外族入侵的历史。

据《隋书·食货忠》记载,西晋东迁之后,国土面积突然小了,当时连官俸都难发放。国仓空虚,难以维继。隋文帝统一中国后(公元589年),开皇三年,中央开始考虑建国家储备粮仓库。同时,还减免租税,藏粮于民,让老百姓和军人共建民间备灾仓库,叫“义仓”。据清乾隆《铜陵县志》记载,铜陵县建漕粮仓,在县西门外;预备仓,在县治西;常平仓,在署外西首。社仓八间:县城头门西二间;大通二间,建长龙山;顺安二间,建后街;犁桥二间,建查宅前。各姓氏宗族都建义仓,钟仓就是钟氏宗族建的,因名“钟仓”。

5

随着水利工程的日臻完善,防洪抗旱能力大幅提升,钟氏族人纷纷迁入现犁桥村,当时名曰:颖川堂钟村。大部分人在仁丰三圩垦荒种植,一部分人在钟村制作犁、耙、耖、槽烂、罱……等耕作农具。在仁丰圩与钟村之间有一条河,为了方便通行和耕种运输的方便,在仁丰中圩南埂,再兴圩北架木桥一座。钟老爹告诉我,因钟村制造犁、耙,取名犁耙桥,铜陵方言叫犁不桥。由于桥通,加上水路交通便捷,犁耙桥两岸逐渐发展成重镇。清·乾隆《铜陵县志》卷六·乡耆载:“犁耙桥在仁丰中圩南、再兴圩北,跨大河居两镇间往来要冲,贡生查凤翔等倡建”。

由于钟村农具制造业的起源,它逐渐发展壮大,成为长江东岸农机制造中心。从原料采购、加工制造,出口外销带动了商业、零售业、酿造业、农业加工、纺纱织布……的兴盛,犁耙桥两岸集镇也具有一定的规模,十分繁华,逐步发展成了名闻遐迩的商业巨埠。

6

铜陵的农耕文化始于铜陵人民围湖造田,农耕文明始于犁耙桥农耕机械制造,从而引发了农业生产手段的变革,带动了人们生活、人际关系的变化,又促进了农耕文明程度的大幅提升。这种文化开始于治水,发展在治水,升华还在治水。这就充分说明:华夏文明的要义就是以民为本,珍爱生命。这就是人类的文明的缩影。

随着社会的发展,现代大农业生产的实施,这种耕作手段逐渐被淘汰,但我们不能让它们废弃,要象犁桥村那样,把它们收进陈列馆,让我们子孙后代去品尝祖先留下的宝贵的物质和精神财富,让这种文化的精神力量发扬光大。